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手勢 | 8th Nov 2009, 03:45 AM | 自言自語 | (134 Reads)
Picture

飛兒樂隊。

主音faye的聲線,跟隨著音樂忽柔忽烈。搖滾地唱著苦的,甜的,疑惑的青春的歌。青春是還沒了解自己時,便希望得到全世界的明瞭。所以年少的心是孤傲的,不知如何是處。永遠充滿幻想,卻不成形。

一天,在現實中發生了,寄住在煽情的旋律裡。

我們在ktv裡實現了青春。

演唱會證明了幻覺的存在。

 (閱讀全文)

手勢 | 24th Aug 2009, 19:03 PM | 自言自語 | (44 Reads)
黑澤明用了十年時間拍了一套《亂》,黃子華在《色情家庭》裡也說他亂了三十年。看看自己也快靠三十,同樣地沒有多少順暢,今天給寫好的稿子作了個人簡介:「年紀靠三十,心智才十三。」是的,不說不明白,我就是這個心理年齡。

有的人十三就已經可以很成熟,可以很淡定地在看待周邊的事物,雖然只是一個中學生,但可以擺弄一套自己的生活法則,哪怕只是簡單的上課下課,再來個課外活動,知道自己該怎麼安排進行,這人就是有步有序的。他的心態,不會比一個三十歲的胡亂,脆弱。

我那年紀時,就是一個小丫頭,整天迷迷糊糊,不知道在干嘛,除了發生了一兩件重要的事還能記得外,其他都總結不出所以來,那時日子還持續了好幾年,到了高中才意識過來,但內心依舊沒有平靜過,結不知從何而來,也害怕去解開,慢慢,與世界的隔絕就更厚,本來就不是個喜歡看清狀況的人,正是與周遭的分離,會害怕事物的入侵,亦不敢走出去,於是只有在自己的圓圈內打轉,沒有新的出路,久不久又回到曾經的某一點,又重新遇見始終沒有解決的問題。

手勢 | 7th Aug 2009, 04:17 AM | 一般 | (196 Reads)
兩年前,快年過生命的四分一週期,媽給我介紹了「鬚根男」,最後以一句「我媽叫我來的」再見語後,連再見的機會都斷絕了。媽為此嘮叨了一年,死心不息地又找來一個「洪金寶」,如果相體對適婚女子來說是一項事業,那於我來說只是一種看戲的娛樂。

 (閱讀全文)

手勢 | 5th Aug 2009, 19:15 PM | 日記事 | (22 Reads)
如果這叫結束的話
這更像一個開始
一個重新去審視自己,找回自己的開始
過去有太多的混濁
非心願
儘管這就是現實
再下去,歲月也就不明不白的模糊了
是為了他,也不全是為了他
重新上路,重新去建立
讓他知道,他所要的
那一瞬間
是對的

手勢 | 30th Jul 2009, 01:23 AM | 日記事 | (95 Reads)
Picture

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四十分。經過了十二個小時工作、偷偷逛街加食飯,再打回去大陸及發了十幾個短信。清靜的時間總算來臨,本來我可以回家睡大覺,可能是累過頭,頭雖痛著,手指還是想敲打幾行文字,為自己寫篇日記,怕是今晚又過,新一輪的繁忙又再開始,今天所想的又被拋到垃圾堆去。

這個7月,應該是零九年開年以來,承接上一年的心路與經歷跌盪,人始終在清醒與迷失中徘徊。種種因因果果,都隨著時間來演化整合。至此,到了這一刻,還沒有算是結果將至的時候,事情還在持續著,非要一直去等待,而最折磨人的也莫過於此,唯一還令我有點希望的是,已決定的事不能回頭,不管美好與否,或者有更多惡果與否,趁年輕時做力所能及的反叛,社會並不需要人人都唯唯諾諾,反正這樣的人多著,社會不需要每個人都干勁十足,反正懶惰的人正多著,也把我算上一個吧。

很多人都給了我意見與勸告,請恕我腦子不好使,現在的我最需要的是休息,與自己的孩童年代告別。

未來的路還長著呢!

手勢 | 17th Jun 2009, 01:49 AM | 自言自語 | (28 Reads)
Picture

大學時,曾寫著一部散亂的故事,寫了幾章就沒了戲。後來稿件也不見了。

是這樣的。

神秘男子逃離了沒有交待過的家鄉,到處流浪,從大城市到小鄉村,放任著心性,云云渡日,高興時待上個月至年,他的世界觀沒有目標,行走是他的本能,除此以外,無法消除他對停頓的畏懼。在土地的某一點,有一個等著他承擔的家庭,對他來說,那只是一個失去母親的地獄。

 (閱讀全文)

手勢 | 16th Jun 2009, 01:34 AM | 日記事 | (20 Reads)
Picture

在她那天告訴我時
只能收起來
回答並不是對待的方式
說與不說
都非關重要
回報也不是
按著本質,一直下去就是
還是,讓我在心里默默說吧

長大以後,也要在那一刻當個孩子
盡情哭笑

手勢 | 9th Jun 2009, 19:46 PM | 旅人物語 | (53 Reads)
Picture

在拉薩和旅伴們坐上最後一班同程機,各自投奔兩個城市,一個香港,一個成都。回到平地,猛地呼吸濕潤的空氣;找旅店住;找地方去。理所當然般,在這個陌生的城市,熟悉般做著每件事,所有在旅途上應有的繃緊神經,都放鬆下來。原來,這才是寂寞。

童年印象中的成都是一條雜亂的大街,有很多家夫妻肺片,面店。滾燙的熱湯打在新鮮的手打面條,再加上各種調料和碎肉,最後灑上蔥花。小市民坐在店內外享受著食物的幸福,好生羨慕,但沒有幻想,沒有意識去踏足另一個世界。

長大後的成都,已經是國內名列前茅的大都市,春熙路上,伊勢丹、太平洋、百盛百貨,星巴克、哈根達斯到仙蹤林。比廣州、北京、上海更能聚集繁華,強大地滅絕原來的面目,要走到河邊,大片的茶館,才有一絲老成都的氣息。市民不分日夜的在泡茶、聊天、打牌,茶館才是成都的標誌。

 (閱讀全文)

手勢 | 18th May 2009, 23:02 PM | 旅人物語 | (61 Reads)
Picture

西藏之旅,直到出發前半個月,都提不起勁,完全不準備,交通、住宿、行裝,早已胸懷成竹,差的只是出行的心,像我這樣出門才自在的人,過多的鋪排反而令我侷促。印象中像是只有去哈爾濱那次才這麼興奮,那次是為了實現童年記憶的冰糖葫蘆。後來也嚐到了,也不外如是,跟蘇州的沒兩樣,當時,不管我在哪裡,心中也就只有蘇州,蘇州的人,蘇州的事,蘇州巷子的老房子,可以出走的自由,與他們在一起的生活。

即將要回澳的前席,開始了一個人的旅行,小小的烏鎮,卻可以把我帶走,離開了一個人上路的恐懼,是的,從前我是害怕一個人去旅行,害怕一個人,孤獨代表未知而無有求助,能讓我怕得心跳跳到要停止。少年的時候便想,如果長大了去旅行,參加旅行團會是多麼的不自在,人家一家大大小小,雙雙對對,自己又不是一個容易與人攀談的人,會多麼的沒趣呢,但沒人帶著我的話,又不敢一人成行,只好硬著頭皮吧!在打這段文字時,終於可以解答這個問題,和朋友一起去不就結了嗎?可能是當時我沒有朋友,也可能是,這些事情,不願意與人分享。原來我早就對孤獨有了情。

 (閱讀全文)

手勢 | 8th May 2009, 00:52 AM | | (14 Reads)
Picture

01
書中的女子給自己熬藥
倒數未知的死亡
竊笑
我也被確診了
在到達旅館以前


02
甚麼是逍遙散?
大夫說:吃了以後,你會很逍遙。
會遙到天國去嗎?


03
持續失眠
寫詩吧
讓鍵盤的敲打聲敲碎恐懼
又,聽見
隔空傳來的憂傷情歌
與,地面呼嘯而過的胎音
還有,她沉沉的捲舌音


04
問:有甚麼症狀?
心跳、胸重、暈腦
問:甚麼時候?
出生以後
她已經到達後服藥時期
在節食中發胖

Next